冯执.

德哈。锤基。盾铁。虫铁。盾冬。各种欧美圈cp各种二次元。

德哈 赌约

私设:⚠️火焰杯背景。甜饼四年级。

灵感来源于以前写的随笔⭐

(分两次发


距离哈利·波特——救世主及大难不死的男孩——的名字被投进火焰杯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哈利已经顺利完成了一项在他以前看来根本不可能挑战的任务,现在他觉得踌躇满志——至少没有听到名字被投进火焰杯的时候那么无措。眼下的形势很不错,他只要在二月二十四日之前搞清楚金蛋的线索……


“哦,当然。”赫敏面无表情的翻着一本大部头的书,这似乎是她的标志,就如同哈利的伤疤一样。“除了这个,你还需要一个舞伴。忘记了吗,哈利?”


格兰芬多的休息室现在像往常一样吵吵嚷嚷。双胞胎又鼓捣出了一种新玩意儿,他们周围簇拥着一大群人,哈利不时能听到那边传来大笑。他把眼睛摘下来,低头用衣服擦了擦。


“你听到我说话了吗?”赫敏有点不满,“勇士必须有一个舞伴,而且离圣诞舞会很近了……如果你不想邀请一个女孩的话,那么最好研究一下那个金蛋。”


“好了,赫敏,我可以休息到二月二十四日呢。”哈利说,“况且,我也可以邀请你呀,赫敏。除非你想跟罗恩一起——”


罗恩·韦斯莱一直在忙着补魔药笔记,此刻听到他的名字后猛地抬头,好像刚发现某个人尽皆知的秘密似的:“哦,对啊。”他很高兴地把字母写的神采飞扬,“那我就不用费劲去邀请别人了。”


“不行,我不能。”赫敏断然拒绝。


“哦,快点儿吧。”罗恩说,“我听说那个马尔福也还没有舞伴……如果我们在他后面,就显得太没面子了。”


哈利敏锐地听到了他死对头的名字。


“马尔福也没有吗?”他问。


“没错。”双胞胎之一的弗雷德还是乔治突然凑了上来,一副狡黠的样子,“哈利,要玩个游戏吗?”


“哦——是什么?”


“你看啊,自从你成为了勇士,你的魅力就像迷情剂一样飙升——”


“——当然,圣诞舞会勇士都需要一个伴侣,这是传统——”


“——可是我们尊贵的、魅力四射的勇士究竟会选择哪一位幸运儿呢?”


双胞胎露出了笑容。


“我们开了个盘口,哈利,赌勇士的舞伴。”


“哦,拜托。”罗恩说,“谁会参加这种无聊的东西?”


“罗恩,作为我们的弟弟很遗憾的是你并没有继承我们的头脑。”弗雷德说,“目前四位勇士的人气都差不多高,塞德里克·迪戈里和芙蓉·德拉库尔伴侣候选人赔率最高的分别是秋·张和罗杰·戴维斯。”


“那我和克鲁姆呢?”


“克鲁姆的伴侣候选人还不确定,他太神秘了(没有人注意赫敏的脸红了),而你嘛,哈利,”乔治说,“你的候选人是是赫敏。”


“什么?”罗恩大叫,他完全把他的魔药笔记忘到了脑后,赫敏狠狠瞪了他一眼。


“所以你们要我干什么呢?”哈利疑惑的问。


“我们希望你去邀请德拉科·马尔福。”双胞胎字正腔圆的说,“作为回报得到的加隆你可以拿一半。”


哈利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邀请德拉科·马尔福做的他的舞伴?那个恨不得把头举到天上的斯莱特林小混蛋?这和让斯内普洗头没什么分别——不可能的事。他绝对不会做的。


可是,他心里有个微弱的声音,其实马尔福长的也不错……除了喜欢挖苦别人外成绩能和赫敏拼一拼……你真的不想吗?


当然。哈利把莫名其妙的念头塞回脑子里。


“想想吧,哈利,”双胞胎循循善诱,“没有人会相信你邀请马尔福,所以如果你和我们赌这个的话——你算算会赚多少——”


“先不说我会不会去。”哈利说,“就算我去了,他也不可能会答应的。”


这时赫敏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她把书合上,用惯有的仿佛洞悉一切的语调说:“你确定吗,哈利?你为什么不去试试呢?”然后她起身说了句晚安后匆匆回了寝室,不顾罗恩在后面的追问“你还没回答我呢!”


“她这是什么意思?”哈利皱着眉问。


“你好好考虑一下,哈利。机会难得。”双胞胎道了晚安后回了寝室。现在休息室只剩下哈利、罗恩和几个高年级的学生。罗恩又开始补笔记,哈利在一旁呆呆的看着跳动的炉火,木头不时发出被烧焦的噼里啪啦声。


“你觉得呢,罗恩?”哈利突然打破了寂静。


“觉得什么?”


“我要不要去邀请德拉科·马尔福。”哈利伸了个懒腰,仰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


“哦,得了吧。”罗恩写完最后一个词,揉了揉手腕,“乔治和弗雷德最喜欢捉弄人了。比起这个,赶紧去睡觉。”他打了个哈欠,抱怨道:“我都快困死了。”


他们俩回了寝室,罗恩没道晚安就像一个炮弹一样砸在床上睡着了,并发出劳累过度的呼噜声。哈利枕着一条手臂,他还是睡不着。抛开弗雷德和乔治的盘口,邀请德拉科·马尔福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他很英俊……客观地讲……


我在想什么呢?哈利被自己吓了一跳。他翻了个身,闭上眼,强迫自己忘掉这个想法。


缘更。⚠️







【德哈】腔调

注意:ooc预警⚠️


霍格沃兹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尽管有些同学国籍不同,但他们的口音也都算纯正——虽然细听还是有南腔北调的味道,不过也组成独属于每个人的说话特色——几乎可以算是标识。


而斯莱特林是个例外。


作为纯血巫师的聚集地,生活在巫师世家的高贵的斯莱特林们从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其中便包括礼仪与语言艺术。好的发音可以让谈判对手或合作方对你耳目一新;或者这么说,拥有一口流利的英伦腔是一件很骄傲的事,很符合斯莱特林们以及德拉科·马尔福的身份。


德拉科·马尔福的嗓音略微低沉,经历过变声期后开始走向华丽优雅的风格,再配上轻柔的语调,使得他无论说什么都像是在念情诗。


“波特。”魔药课上德拉科·马尔福坐在格兰芬多著名的救世主哈利·波特旁边,“把粪石递给我。”


救世主莫名红了耳朵,他挠了挠本就乱蓬蓬的黑发,木讷地将粪石递给身旁的金发少年。


我这是怎么了?哈利迷迷糊糊的。刚才德拉科·马尔福说话的时候仿佛有一串电流击过他的耳膜,带起一阵不容忽视、暧昧的火花——哈利可以肯定,他以前绝对不是这么说话的——至少,没有这么——这么的好听。


他装作不经意往旁边瞟了一眼,德拉科·马尔福正在专注于手上的切根,仿佛他正在注视着世界上最美丽的星海,灰色的眼睛里有光芒跳跃。哈利·波特抿了抿唇,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没睡好,不然怎么会觉得那个马尔福居然有点好看呢。


格兰芬多的小狮子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错觉。


他没有看到,旁边斯莱特林的金发少年也在斜瞟着他,一瞬间仿佛注视着最美丽的星海,灰色的眼睛里有明亮的光芒。


⚠️一个梗。回来补。


【德哈】日常①

食用前请注意:ooc严重❗

私设:abo世界观。无战争。


霍格沃兹冬日的景色,总是视线内充斥着漫天雪花与槲寄生下亲密接吻的情侣;他们隔着袍子与厚厚的围巾,互相交换一个个热情而黏糊的亲吻。


哈利裹着围巾遮住下巴匆匆向格兰芬多塔楼走去。他此刻的状况很不好,双腿不断的发颤,脸越变越红——他甚至感觉到了身体内某处令人难以启齿的变化。


该死。哈利喘息着,用快变成浆糊的脑袋思考:眼下是圣诞节,城堡里没什么人,只要慢慢的、正常的走到宿舍拿到抑制剂,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


“唔——”哈利撑着墙。他此前从未像现在这样感受发情期的热潮——每次他都靠着抑制剂安全躲过这段时期,可今天不知怎么发情期突然提前到了——因此他现在所感受的格外明显。他几乎站不住了。


黑发的Omega咬着牙。视线渐渐模糊。


“疤头?”一个哈利再熟悉不过的高傲嗓音,独属于那个自大而愚蠢的德拉科·马尔福。


德拉科·马尔福背着手。他闻到了一股不容易被察觉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就像是烈性威士忌与奶油的混合体,非常矛盾却新奇(主要的原因是波特身上偶尔也有这股味道)。他饶有兴趣的站在瘫倒在墙边的哈利面前——作为一个虽然没有经验但知识丰富的alpha,他当然明白哈利这是怎么了,也明白这个看上去很平静但脸色苍白的omega正经历着多大的情欲折磨。


哈利轻喘着气,“走开,马尔福。”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德拉科拖着懒洋洋的长腔,“让我猜猜,你这幅样子——”


他缓慢地俯下身,alpha的信息素浓烈而具有攻击性。就像是——就像是——哈利也形容不出,恰似冬天霍格沃兹冰湖上盘旋的凛冽,带点冰冷的香气;而本该是清淡的冷香却掺杂着麝香,厚重深远,同哈利的味道一样矛盾——梅林啊,哈利绝望的想,最重要的是,他居然不讨厌这个味道,他很喜欢这种攻击性,他渴望拥有它的人用手抚摸他的皮肤……或者……做点更过分的事……


德拉科·马尔福毕竟是个雏,猛然间鼻翼充斥着omega甜美的味道,大脑一时受不住差点遵从本能将哈利扑倒。他定了定神,勉强维持以往的语气:“你需要我的帮助吗,波特?”


哈利被alpha的信息素包裹着,听到话后抬起被生理性泪水模糊的祖母绿眼睛看了看金发的alpha,他没能完全的理解意思:“你——我是说——什么?”


“你的巨怪脑子在发情期的时候尤其显著。”德拉科重重地叹了口气,“我可以给你抑制剂,或者临时标记你——”他看了看哈利的神色,及时补充了一句:“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


“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可不白干。你欠我一个人情,需要听我的。”德拉科直起身,掏出一管抑制剂扔过去,“喏。”


哈利:“?”


——快乐的分割线

等到哈利回到宿舍,罗恩·韦斯莱便急忙冲了过来:“哈利!你怎么样?抑制剂拿到了吗?”


“拿到了。”哈利说,“是马尔福给我的。”


“嗯?我刚才回宿舍看你抑制剂没用,就想去找你——可是半路遇见了马尔福,那个该死的白鼬——他用级长的权利把抑制剂抢走了,我跟他提过是给你用的——我让他给你——”罗恩一激动就语无伦次,他连说带比划,脸庞的颜色有向头发靠拢的趋势。


哈利捂住脸,呻吟一声。


梅林啊!


【德哈】秘密

德拉科·马尔福有很多秘密。

当他用惯常的破音卷舌唇角挂着傲慢吐出一串专属斯莱特林的讥讽时,当他大笑着说“破特今天又倒霉了”——可他心里却鼓舞雀跃着那双祖母绿眼睛正一瞬不瞬注视自己,倒影似乎璀璨的星河;他二年级时曾偷偷收集黄金男孩的徽章;他将所有专注集中在对面头发乱蓬蓬的救世主身上,刻薄的魔药学教授也无法打断少爷的视线;他小心翼翼折了一个纸鹤飞到哈利·波特的桌子上,救世主用手拢起纸鹤,德拉科·马尔福眼前有青苹果花盛开。


他从将手伸到每个魔法界孩子从小听到大的英雄故事主人公的面前时,他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尽管他并不情愿承认。


他爱着哈利·波特,那个总是翘着头发傻乎乎拥有绿色眼睛的格兰芬多,一往无前。


哈利·波特有很多秘密。


他一度向自己拒绝提起这个荒唐的念头——可他悲哀的发现,这根本不是堂堂打败黑魔王的救世主所能左右的。


他会在白鼬发出一阵笑声时不可遏制的脸红;他喜欢偷偷打量德拉科·马尔福优雅的侧脸与铂金发丝在阳光下的轮廓;他曾旁敲侧击过斯莱特林小王子的感情史,也曾为这位高傲的少爷挽着其他女孩的手昂首挺胸时失魂落魄——


他喜欢德拉科·马尔福,那个高傲的斯莱特林,无可救药。